第一百八十六章 稽粥入秦为质,出使孔雀王朝!

“好!不愧是我的孩子!”

冒顿拍了拍稽粥的肩膀,脸上露出几分赞许。

“不过在去秦国之前,你还需要做一件事。”冒顿笑了一下。

“父汗请讲!”稽粥顿首。

“成为匈奴的储君!”冒顿沉声开口。

“储君?”稽粥明显愣住了,脸上带着惊诧,欣喜,又夹杂着怀疑。

不是他不信任冒顿,但事实上这对父子的关系并不是特别好,而且冒顿向来不是一个会被亲情羁绊的人。

他能够亲手将自己最喜欢的女人拱手让人,也能够亲手射杀自己的父亲,这是一位天生的雄主,但这样的人,注定是不会被感情所左右的。

愿意去秦国为质或许是功劳,也或许会让自己冷血的父亲有那么一丝动容,但这绝对不是立储的理由。

“是的,成为匈奴的储君,成为匈奴未来的王!

你的兄弟很多,但是听到这样的消息以后,他们都感到震怒,大帐之下,言语嚣嚣,将秦国的要求视为耻辱,个个请战,不惜与秦国开战,恨不得明天就杀向秦国。

唯有你,我的孩子,只有伱主动请求前往秦国为质,愿意和秦国签订盟约。www.hucai.top 恋情歌小说网

我的孩子,在离开之前,我希望你能够看清楚,在他们喧嚣请战的背后,实则是对秦国的恐惧,我感受到了他们的不安和惶恐,他们像是被逼到绝路的肥羊,最后无可奈何的低头立起自己的羊角。

而你,我的孩子,你才是真正的英雄!

你和他们都不一样,只有你,才适合成为匈奴的王!”冒顿脸上带着唏嘘和动容。

“我的父亲,除此之外呢?”稽粥并没有被冒顿的言语唬住,而是开口反问。

他是冒顿的孩子,也正因为如此他才更清楚冒顿是什么样的人。

他绝不会,给秦国送去一个储君,这些理由,都不足够。

仅仅是因为欣赏自己?稽粥自然不相信。

“看,你就像我所说的那么出色,除了你我看不到有谁更适合继承我的位置了,你是那样的聪明!”冒顿闻声并没有尴尬,而是露出一丝微笑。

“秦国并不是傻子,要求匈奴派遣过去的质子,必须是匈奴的储君,否则盟约就不能签订!”

“现在,你能明白了么我的孩子,你应该要知道你身上到底背负了什么!”

稽粥闻声脸上露出一丝了然。

尔后神色莫名的点了点头:“我明白了!”

这个消息冒顿并没有泄露出去,之所以不泄露出去,主要是为了测试。

毕竟,冒顿并不止稽粥这么一个孩子。

而现在看来,果然也只有稽粥最令冒顿满意,他从来都是最聪明的孩子。

眼中带着几分欣赏,冒顿安抚了片刻稽粥以后,沉吟着目送稽粥离去。

而离去双目含泪的稽粥,在背过身子以后,脸上的动容也已经消失不见。

原来,一切是秦国的要求啊……

所以自己这个愿意前往秦国的人才会成为储君。

这就是父亲,父亲就是这样!

当然,稽粥更清楚,父亲绝不会把一切都压在自己身上。

以自己父亲的秉性……自己绝对不是唯一选择。

储君?储君也是可以被废的。

必要情况下,秦国一旦和匈奴交恶,那么父亲也会立刻放弃自己。

储君,就是储君,不是真正的可汗。

是随时都可以被抛弃的存在……

所以……自己的依靠……应该是秦国。

相比较于其他任何一个孩子,秦国,肯定只会希望匈奴由自己继承。

匈奴的第二位雄主已经看清楚了一切,但是他并不能改变太多。

太阳照常升起,在秋日的末尾,匈奴单于冒顿召集部族,在王室的见证之下册封稽粥为匈奴太子,并且同时同意了大秦的一切盟约前提。

在陇西经过见证以后,稽粥登上了秦国的战车,匈奴和大秦的盟约正式签订,约定为父子之国,匈奴侍秦如侍父,规定了每年的朝贡规格,日期,以及关于互市等等一系列条文以后,边关之事,也终于告一段落。

稽粥怀着异样的心情,踏上了前往大秦的道路,并且开始不断的搜索他即将侍奉的太孙赵泗的一切信息。

不过好在,赵泗很出名,甚至于不用刻意打探,稽粥就得到了很多的信息。

长公子扶苏的儿子,始皇帝的嫡长孙!

于长公子扶苏同时被册立为储君。

各种各样的夹杂着传奇的故事,稽粥开始揣测赵泗的性格。

这是一个半路出家的储君,他的前半生并没有经历过正统的皇室教育。

“命真好啊……”

稽粥只能发出一声感叹。

同时,稽粥大概也清楚赵泗这个太孙的含金量。

大秦,都在那个一言九鼎的君王的统治之中,而太孙赵泗,也是他最宠爱的孙子,没有人能够和他相比。

“始皇帝,扶苏……”稽粥靠着车厢沉思。

匈奴人对曾经长期坐镇陇西的扶苏并不陌生,并且普遍认为扶苏是一个很有能力的皇子。

毕竟却匈奴七百余里,就是在扶苏坐镇陇西这个时间段发生的。

在匈奴人稽粥看来,扶苏成为储君意味着大秦再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国运都会相当稳固。

“那么你呢?”

“赵泗……”

自己即将侍奉的人,又是什么人呢?

而另一边,遥远的大海之外……

秦国的使者也通过叶调国来到了孔雀王朝。

实际上叶调国国主并不希望秦国和除了叶调国之外的任何一个国家产生外交关系。

然而这种想法仅仅存在于他的自嗨当中。

叶调国在印度尼西亚一带确实算得上一霸,秦国如果想和这一代的其他小国展开外交,他们或许可以从中作梗。

但是秦国选择的外交对象是孔雀王朝。

孔雀王朝!

那是一个庞大且强盛的国度。

哪怕再巨车王的带领之下孔雀王朝已经不断的衰败,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这可是曾经统一了近乎整个印度大陆,并且其势力辐射到印度尼西亚一带的国家。

其文化辐射之广更无需多说,甚至于南越再往南一些的地带都受孔雀王朝的文化辐射。

大秦那边阐柭动不了手脚,孔雀王朝那边,阐柭也动不了手脚,因此只能眼睁睁看着大秦使者直入孔雀王朝,阐柭甚至还得派人给大秦使者带路。

好在,孔雀王朝距离叶调国还有一段距离,阐柭也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孔雀王朝势力渐渐衰退,曾经能够辐射到的叶调国也已经无法辐射,不仅仅是距离颇远的叶调国,实际上孔雀王朝周边地区已经开始听调不听宣了。

当然,巨车王并不在意这些。

不过当得知叶调国的使者携来自于遥远的大秦帝国的使者到来的时候,这位贪婪暴戾的巨车王依旧提起了浓重的兴趣。

再接见大秦使者之前,巨车王先接见了叶调国的使者询问所谓的大秦帝国。

“和孔雀王朝一样伟大的国家?人口两千多万,带甲之师百万,可以媲美阿育王的帝王?”

面对叶调国使者的吹嘘,巨车王脸上露出一丝微妙的神色。

在这个世界交流并不广泛的时代,中原固执的认为自己是世界中心。

孔雀王朝,也是如此认为。

作为文明的起源之地,孔雀王朝自然也带着与生俱来的骄傲,认为除孔雀王朝以外皆是不通教化的野蛮之地。

而好大喜功的巨车王也自诩最尊贵最庄严的王者。

“召见秦国的使者……”巨车王肥胖的脸上挤出来一丝笑容。

秦使丘在官员的带领之下昂首踏入了孔雀王朝的宫殿。

丘是初次和叶调国确定和平关系以后就留在叶调国的秦人,隶属于航贸军府。

因为语言问题,丘在叶调国停留许久,因为其出色的才智,在短时间之内掌握了叶调国的主流语言的同时,也学习了一定孔雀王朝的主流语言,因此,简单的沟通已经可以完成,在经过林惊羽等一众人的商议以后,决定派遣丘前去出使孔雀王朝。

大秦不可能假借叶调国人展开外交,因此掌握语言是必须的,这也是打通了叶调国以后大秦迟迟未曾和孔雀王朝展开交流的主要原因。

叶调国本来就只是开胃菜,人口不过百万之数的小国罢了,在这一代的外交重心,赵泗在很早以前就已经确定了。

孔雀王朝,也只有孔雀王朝这个人口和大秦相近的帝国,才值得大秦费尽心力。

在阿育王的带领下,印度大陆初次迎来统一,阿育王的后半生停止战争,致力于文化教育和建设,因此孔雀王朝的人口相符剧烈。

等到巨车王这一代,虽然孔雀王朝已经明显衰败,但是人户依旧有三千万之众。

这地方自然环境也不错,若不然后世也不至于能够取代诸夏成为第一人口大国。

三千万的人口,意味着广袤的市场和人力,廉价的劳动力和生产资料。

只是,很显然,巨车王似乎并不在意和秦国建立外交关系。

哪怕叶调国的使者已经多次告诉巨车王秦国是一个值得尊重的强大国家,但是对于巨车王来说,他更多的是抱着戏谑的看乐子的心态。

带着,特有的傲慢……

丘踏入大殿之内,满朝官员都在审视着丘与众不同的着装和样貌。

巨车王同样也在打量……

伴随着的还有窃窃私语以及隐隐的笑声,实在谈不上一丝一毫的尊重。

“你就是秦国的使者?”巨车王脸上带着笑意并未制止臣子们指指点点窃窃私语的不尊重行为,相反亲自带着戏谑开口问询。

“如您所见,我就是来自大秦的使者。”丘按照秦国的礼节给出回答。

很有礼貌,但是丘的语气很生硬,也很冷咧,是他对现场不满的回击,丘并没有给巨车王什么好脸色。

“作为一个臣子,你面见我这位王的时候,为什么不跪下来向我朝拜,难道是不尊重我么?”巨车王见丘朝着自己摆脸色,皱了皱眉头率先发难。

“我是使者,我奉陛下的诏书和旨意,代表的是君王的意志!”丘身形未动分毫,脸上露出一丝冷笑。

“倒是您,作为一个君王,面对来自于大国的交往,朝堂不能肃静,臣子窃窃私语而不在意君主的威严,难道是因为他们不畏惧你的威严么?”

巨车王闻声眼皮跳动了两下,似乎觉得很没有面子,肥胖的脸上挤出一丝狠辣,看向窃窃私语的群臣。

群臣见状,即刻肃静……

虽然在巨车王不是一个合格的君王,但他绝对是一个合格的暴君,群臣畏之声势如畏猛虎,当然不敢给巨车王难堪。

“我感受到了你的冒犯和不尊重,现在,你在我的宫殿之内,而你效忠的王并不在这里,你却来冒犯我的威严,难道你认为你的王能够跨越万里来维护你么?”巨车王冷笑了一下,在随侍的搀扶之下起身,一步一步踏下台阶,站在丘的面前。

“你确实可以杀了我,就在现在!假若你做好和大秦开战的准备的话。”丘皱了皱眉头。

今日的局面他确实没有料到,毕竟大秦和孔雀王朝没有任何恩怨,按道理这就是正常的出使和沟通,但凡脑子正常的都会给予最基本的尊重。

可是巨车王明显不正常,听到大秦以后的第一个想法居然是有国家冒犯了他?

丘面对这种局面也很难办,他是使者,不是精神病医生。

“开战?”

巨车王闻声笑了起来,笑声越来越大。

“和孔雀王朝开战,向我宣战?”

“你在威胁我么?”

“孔雀王朝可不是叶调国,我也不是阐柭那个碌碌无能的人…”巨车王嗤笑了一声。

“我倒是想要看看,你的王会不会因为我杀了你而向我开战。”

丘闻声倒也不惧,只是选择引颈受戮。

“既然如此,那就请贵国做好和大秦开战的准备吧!”

巨车王闻声,眉头微微动了几分。

终究还是有为数不多的臣子开口劝说。

毕竟,无缘无故斩杀他国使者的名声实在是太臭了。

刁难一二还可以说得通,真要是杀了……那……

巨车王闻声哼了一声,似是被劝住,又似是被丘唬住,摆了摆手。

“抓了他,将他压入大牢……”

丘就这样成为了阶下之囚。

实际上朝堂上的讨论有一部分丘并没有听懂,因为他学的语言还不够到位。

此时此刻,丘的脑子里只回荡着在叶调国为使者的时候航贸军府的同僚们对自己的叮嘱。

据说也是太孙殿下的叮嘱。

孔雀王朝这地方,脑子不正常的人很多,因此再和他们交涉的时候,不论什么情况,都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有多不正常,丘今天算是见识到了。

(本章完)

推荐阅读:

仙师指路 悟道尊者 世为仙 权色征途 寒门战神 玄门无悔 我的父亲叫韩馥 树妖夫君太妖娆 巅峰武道 我可以兑换功德模板 暴君末世 护美神医 我真的是一个神 狗官 邪瞳圣女 一起修炼吧 武破天征 冠冕下的荣光 狐剑 你的婉 我不是剑神 失业的我竟成了钓鱼佬! 我真不是老司机 徐青云鱼月灵 仙妖管理局 我一个人砍翻超神学院 孤岛异兽 我被自己附体了 科学神教 重声 网游幻灵 这个男人明明超强却不肯通关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